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第二千六百零二章 又一个使徒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来源:本站2019-07-12140 次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第二千六百零二章 又一个使徒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当前位置:>>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第二千六百零二章又一个使徒作者:书名:类别:更新时间:字数:  狼狈站稳后,我整了整衣领的褶皱,清了清嗓子,高声喊道:“我说安图恩,你跑哪儿去了,我喊了你十几分钟,你却一直把我晾在原地,这就不是对待朋友该有的态度!”  “别随便转移话题!”  一颗巨大的鳄龟脑袋,自火山口涌出,掀起无数岩浆:“小家伙,我问你,为什么要在我的休眠之地撒尿!”  面对他极具威慑力的眼神,我尴尬的咳了一声,眼珠一转,立马反驳道:“你凭什么认定我往你的休眠之地尿尿了?你有证据吗?”  “证据?这里是我的地盘,这片群岛是我的躯体,这座火山就是我休眠的场所,你在我头顶撒尿,我看的一清二楚,还需要什么证据!”  “当然需要证据”我义正辞严道:“正所谓以理服人,这世间万事,都是需要讲求证据的,你要是没有证据,就是以力压人,虽然能镇压一时,却终究逃脱不了被推翻的命运!”  安图恩被我的话气乐了:“小家伙,你实力不行,诡辩挺强,来来来,你进这岩浆里闻闻,看是否有一股熟悉的尿骚味儿?”  “嗤,怎么可能,尿的主要成分可是水,面对上千摄氏度的岩浆,直接就蒸发了,怎么可能还会留下尿骚味,再说了,尿味儿再重,也比不过浓臭呛人的硫磺味儿吧。 ”  “哼!”  一声闷哼,刹那间引发了又一场地动山摇。   震颤将息,安图恩再次开口,却是换了个话题:“小家伙,你与卢克签订完盟约了?”  “是的”我道。   “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一片位于公海的岛群。

”  “果然如此”安图恩不屑道:“那个闷葫芦,竟还忘不掉重建他的寂静城,哼,那座冰冷的城堡有什么好的,除了机械,就是傀儡,要么就是魔法催生物,真正能算得上有血有肉有人性的,也就当属那个淘气的魔道学者小贝奇了。

”  “贝奇?就是你说的那个卢克的孙女?”  “嗯,就是她,卢克的......孙女。 ”  我正要问他贝奇是不是卢克的亲孙女儿的时候,安图恩突然开口道:“你这趟来,有什么事?”  “有件要事”我伸手一指西蒙斯·洛克,介绍道:“他是我伯公,也是约克汉城的城主,我今天带他来,是来找你洽谈盟约的。

”  “洽谈盟约?”安图恩盯着我道:“和我?”  “是的,就是和你”我肯定道。   “为什么?”安图恩沉声道:“给我个理由!”  “因为这里是和风大陆”我道:“因为你需要。 ”  安图恩发出一阵低笑:“除了汲取能源以外,我实在想不通,还有哪一点会与人类产生纠葛,况且我现在已不想再回故乡,只想安稳的在这颗星球繁衍生息,如此一来,我对于能源的需求也变得不那么急切了,与人类的交点也就更少到几近于无了,小家伙,你说,我凭什么需要与你们人类结盟?”  面对咄咄逼人的逼问,我思忖片刻,举目与其对视,高声道:“因为你还活着。

”  一旁,西蒙斯·洛克的双眼蓦然瞪圆,他的右手紧紧扣住我左臂,那意思再简单不过了,一旦安图恩突然暴起,他多少能护我一下,至于这一下是坚持十秒,还是坚持一秒,就不得而知了。   安图恩暴躁的呼吸声戛然而止,数秒过后,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笑声响起。   爆笑过后,安图恩道:“你说得对,小家伙,我还活着......”  它深吸口气,又道:“我竟然忘记了自己还活着这件事!”  “真很正常”我道:“因为你自复活以来,就不再承认自己的身份,更否定了本属于自己的荣耀与称号。 ”  “火焰吞噬者-安图恩,这并不单单代表着你身为使徒的代号,更是你强大的象征!”  “前一世,你为了避免生灵涂炭,不惜放弃生命,想要以死唤醒冒险家们被蒙蔽的心,但你失败了。

”  “不过这一世不同,虽然冒险家中仍有相当一部分愚昧无知,容易受到蛊惑,但情况却截然不同,那个女人的阴谋尚未露出苗头,而我们已经开始着手布置如何对付这个蛊惑我们的可恶女人的方略了,没错,这个方略就是结盟!”  “众志成城的人类,的确能够将你消灭,但付出的代价也必将是惨痛的,而你想要杀光这颗星球的主要组成单位——人类,也是不可能做到的,与其两败俱伤,不如联手对外,以人类搜集情报的能力,以及人类团结起来时,所能发挥出的强大实力,再加上身为火焰吞噬者的你的真实实力,哦,对了,还有卢克,如果暴龙王·巴卡尔也能加入那就更好了,由咱们一起合并组成的综合力量,对抗那个女人,一定会成功的!”  听过我铿锵有力的宣言,安图恩陷入了短暂的沉默,片刻之后,它笑了,是苦笑:“如果只是那个女人,我们的结盟力量已经足够,但她身边......”  “难道她也有一支实力强大的军队?”我脸色沉了下来。

  安图恩微微摇头。   “那就是她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武器?”  安图恩点点头。

  “还真有秘密武器啊!”我惊呼道:“该不会是轻而易举便能毁天灭地的那种吧?”  “有点夸张了”安图恩叹息道:“算了,不想这个了,被你这么一搅合,本来老友重逢的欣喜也变得荡然无存了。 ”  “老友重逢?”我惊奇道:“难道这片海域除你之外也有其他使徒?”  “这很值得惊讶?”安图恩反问道。   也对,这并不值得惊讶,毕竟当年降临和风大陆的使徒足足有数个之多,便是同时在海中出现两个,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能把他叫上来,大家一起聊聊吗?”我试着问道。   “恐怕有点难。 ”  “他不愿意?还是离不开水?”  “不,都不是,只是他不想伤害你们。 ”  我不解问道:“只是见个面,聊聊天,何谈伤害?”  “那是你从未见识过擅长精神攻击的使徒,只要在特定环境里,他的任何一个念头,都有可能成为杀死对方的利器。 ”。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