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陶红 韦小鹏:个人学术生命史与人类学学科发展 感受是什么词性

来源:本站2019-07-1142 次

李陶红 韦小鹏:个人学术生命史与人类学学科发展 感受是什么词性

内容摘要:关键词:作者简介:  李亦园先生简介:李亦园(1931-2017),福建泉州人,著名人类学家,“中研院”院士,台湾清华大学人类学所教授,兼任中国人类学学会名誉会长,人类学高级论坛顾问,等学术职务。

  李先生的研究对象涵盖台湾少数民族、海外华人及台湾汉人社会文化,著作等身。 计有《一个移殖的市镇:马来亚华人市镇生活的调查研究》《信仰与文化》《台湾土著民族的社会与文化》《文化的图像》《人类的视野》《宗教与神话论集》及《田野图像—我的人类学研究生涯》等专书13种;合著专书《马太安阿美族的物质文化》《南澳的泰雅人:民族学田野调查与研究》等5种;编著专书《中国人的性格:科际综合性的讨论》《社会及行为科学研究法》《现代化与中国化论集》等12种;学术论文175篇,一般性论文251篇。   【摘要】李亦园先生作为国际知名人类学家,其学术生命史脉络具有典型意义。

李亦园先生的学术生命史具体包括四个方面:作为全观人类学“他者”到“我者”的研究;作为大众人类学“深入”到“浅出”的研究;作为情怀人类学的“学术研究”到“社会关照”;作为理论人类学的“专业”到“交叉”。 李亦园先生个人的学术成长路径,亦是人类学学科的初衷和学科继续发展的基底。   【关键词】李亦园;人类学;学术生命史  【作者简介】李陶红,大理大学民族文化研究院助理研究员,云南民族大学民族学博士后,主要从事族群与区域文化研究。 韦小鹏,南京大学人类学所博士候选人,人类学高级论坛青年学术委员会副主席。   【基金项目】本研究系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滇盐古道周边区域经济共生与民族融合研究》(批准号:17CMZ015)阶段性研究成果;大理大学博士科研启动费项目《危机的调适——云南白盐井盐业生产与林业生态互动》(批准号:KYBS201616)阶段性研究成果;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面上资助“西部地区博士后人才资助计划”(第63批)“明清以来滇盐开发与民族生态互动研究”阶段性研究成果;2018年云南省博士后研究项目资助“滇盐古道周边区域族际互动研究”阶段性研究成果。   2017年4月18日,我国著名的人类学家、台湾中央研究院李亦园先生病逝,成为学术圈的一大损失。

李亦园先生的离去,是一笔宝贵财富的流失,在哀思之余,我们重读李亦园先生的著作,在其间重拾作为个体的学术生命史张力。 李亦园先生是继凌纯声先生等人之后的第二代台湾人类学家,作为台湾人类学的奠基人,李先生于台湾人类学的成形、发展、转型,尤其在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方面做出突出贡献。

李先生也是中国人类学的开山之人,他通联台湾与大陆的人类学学术圈,在大陆的田野调查和学术交流中,共促中国人类学的发展。

  李先生自青年时就对人类学心之向往,在台湾大学读完历史系二年级以后决心转读人类学,当时冒着“将转”和与奖学金失之交臂的风险。 时任台大校长的傅斯年还专门因转专业与他交谈,交谈中问了李先生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想转到人类学专业?李先生回答说因为兴趣使然。

第二个问题是人类学需要经常做田野,是否经受得住学科的寂寞?李先生回答说自己能忍受。 第三个问题是人类学作为“冷门”学科,将来只能从事教书和研究,且不可能作为赚钱的行业,是否能接受?李先生回答说自己就来自教书家庭,对教书或研究都很感兴趣。

傅斯年校长对当时还很年轻的李亦园先生的回答很满意,连连点头,从他的态度和决心不再担心他对人类学的追求会“半途而废”。

李先生自此对人类学不离不弃,热情与执着换来的不仅是自身的学术建树,更是整个人类学学科的长足发展。

  基于以上李亦园先生的学术地位,笔者的初衷在于重新全盘把握李亦园先生的学术成长脉络,看一个学科发展的时代背景和需要坚守的学科本位,李先生的学术生命史可以给我们答案。 李先生从初学人类学将人类学作为立身之本,到打开人类学研究的新局面,背后亦是人类学学科成长路径的缩影。 在李亦园先生学术成长路径的理解中,我们可以回到人类学学科的初衷及发展的未来,这于人类学学人的成长是重要启发。

本研究对李先生进行“一位人类学家进行的人类学研究”(theanthropologyofananthropologist),是对一个时代人类学发展的致礼与缅怀。   理论层面而言,以人物为主线,通过个人学术生命史的梳理,来反思一个时代一个学科的典型,这样“以小见大”的研究方式是有效的。

既有学术史的书写方式以时间为序成为共性,但从脉络的建构来看,大概有以下三类:第一类是从学科理论、学术思想与流派等发展为脉络;第二类是以科研机构等设立及其活动为脉络;第三类是以学者的学术成长为脉络。 一位知名学者即是一个时代,也是所处学科发展的映射。

以人物为主线来探讨一个学科时代的发展历程,已经证明其可行性,类似的研究在反映学者学术生命史与学科发展之间的关系方面已经取得一定成效。 顾定国()的《中国人类学逸史》[1]是以梁钊韬为主线串联的研究。 阿古什(DavidArkush)的《费孝通传》[2]主要关注费孝通先生学术经历与社会变迁关系。

《论吴文藻等“民族学中国化”学术思想》[3]、《费孝通民族学术思想述略》[4]、《吴泽霖民族学思想和学术生涯》[5]、《中国文化等现代意义:潘光旦社会思想研究(1922-1949)》[6]、《变革社会中的人生与学术》[7]等也是这一脉的研究成果。

但既有研究也难免有不足之处[8],主要陈述学者学术经历和贡献,缺少对学者的时代背景、学科脉络等的全盘把握。   学界渐开启关于李亦园先生的学术成果研究,有综合研究类和专题研究类。 综合研究类包括李菲博士专门赴台搜集整理李亦园先生的口述史,其研究成果待出版。

《论李亦园的人类学研究》,主要探讨李亦园先生的生平和治学,遗憾的是论文结论部分对李亦园先生人类学学术贡献的提炼不足。

[9]石峰专门探讨李亦园先生人类学研究的科学与人文双重属性。 [10]专题研究类有何星亮以李亦园先生的“文化三层次均衡和谐理论”为核心,来探讨其文化观形成的理论背景和理论贡献,并指出其文化观的中国化特色。 [11]有专门探讨李亦园先生人类学视野下的东南亚华人社会研究的学术贡献,[12]还有研究关注李亦园先生的宗教观念[13]及其对宗教的研究[14],这些研究都将李先生的研究进行深度挖掘。

笔者的研究属于综合研究类,基于李亦园先生研究成果,结合人类学的学科理念,从李亦园先生学术生命史的把握,对李先生坚守的人类学学科初衷做出全面的思考和总结。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