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应少子化 岛内补习班另寻生路

来源:本站2019-06-08137 次

因应少子化 岛内补习班另寻生路

  “个别指导”提供一对一式的教学服务。 (图片来自网络)  “个别指导”的补习方式在台湾兴起。

(图片来自网络)  “上学时孩子是学校的,放学后孩子是补习班的。

”有人曾这样形容补习班在台湾教育链上的位置。 据统计,台湾补习班总数约有万家,其中针对学科加强的文理类与外语类补习班约万家。 数量多过连锁超市的补习班,如今正随岛内少子化趋势而减缩,经营业态也朝“个别辅导”与“数字化”方向发展。   大补习班时代终结  据台媒报道,少子化问题让台湾补习班生源锐减,业者由此思索转型之道,通过缩减授课规模,适应新形势。

台湾夫子天团文教科技有限公司执行长黄正雄认为,由于少子化持续发展,大补习班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

  黄正雄说,少子化对教育产业就像超级飓风般,由台湾尾吹向台湾头。

由小学减班发展到部分大专校院开始退场,由不到一半的公立高中录取率到12年基本教育免试入学。 很多人认为补习班将会消亡,而全台补习班数量的确有所下滑,但是只要有需求,只要考试仍是升学的主要途径,补习班就不会消失,只是呈现的方式和生存的状态会随着时代改变。 “微型补习班”将是今后补习班的主战场。

  据黄正雄回忆,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微型补习班便在台湾有了雏形。 当时五六年级的学生,或多或少都有在学校老师开设的私人家教班上课的经验。

黄正雄说,当年他参加的私人家教班虽然设备简陋,空间也不大,但通过口碑传播,倒也常年客满。   目前台湾的补习班以团班方式授课为主。

个别指导的补习班较少,较有规模者有百余家,其余使用团班附设经营或以个人品牌方式运作的数量更少。

  个别指导补习兴起  在早于台湾出现少子化现象的日本,有别于传统团班式的教学,新形态的补习方式“个别指导”已行之有年。 有台湾业者顺势引入该模式,为家长与学生提供新选择。

  台湾明光文教事业公司两年多前从日本引入个别指导补习班,从首家台中店发展至今,在中北部已有32家直营与加盟教室。 该公司即将在南台湾拓展业务。 公司方面称,近年来,家长倾向透过个别指导方式,让孩子学会独立思考,增加学习自信,台湾补习班教育生态已慢慢改变。   明光文教事业公司总经理杨佳睿说,台湾的补习班多数以团班授课,个别指导比例不到2%。

日本比台湾早出现少子化现象,个别指导班别占比约45%,显见台湾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个别指导与团班型的补习班不同,并非由一个老师同时针对数十人进行无差异的“集体教学”,而是配合每名学生的学力与个性,从小学到高中、不限科目,进行一对一的“个别指导”。

  台湾力行文教机构总裁张万邦认为,就业者而言,个别指导的补习班在经营上没有基本开班人数的压力,装潢上也无须大费周章为分班而隔间,只需使用隔板区隔每名学生的座位即可,所以小面积的空间也能有效利用。 不论传统补习班谋求转型,还是无经验者尝试创业,这种形态都值得一试。   有家长表示,类似“一师对三生”的个别指导方式,感觉孩子受教的效率会提升,不过补习费也相对较高,家长可以综合考虑,选择最适合孩子的方式。   数字化教学被看好  个别指导之外,数字化教学也被视作补习班发展方向。

曾有资深补习班教师说,小班数字化将是都会型补习班的发展趋势。

它会先由初中端开始,慢慢向高中端延伸。 因此,补习班主任要认真面对与学习数字化教学,不论在师资训练、教材数字化及经营形式上,都要有彻底翻转的准备。

  无论“微型补习班”还是“数字读书班”,数字化都将是其中关键。

有业者认为,若想有效降低成本,又让教学质量维持不变,数字化至关重要。 毕竟名师再厉害,也只能对一个班进行教学,但教学数字化后,就可以面向成千上万的学生。

  岛内业者认为,当少子化严重到名师连课都排不满时,数字化教学反倒为名师提供了新的舞台。

随着现代科技发展,录制教学影片的成本下降,4G宽带时代也让云端课程得以实现,越来越多补习班愿意利用数字课程和辅导老师“虚实合一”的模式来经营。   业者总结道,就家长而言,只要孩子成绩有进步就好。

就补习班而言,只要成本降得下来,学生又没跑掉就好。 就名师而言,只要收入没明显减少,又不疲于奔波就好。

三者都可兼顾,“虚实合一”的商业模式大可被接受。

(+1。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