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2章 挣扎是没有意义的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11109 次

第1532章 挣扎是没有意义的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对于遥远的新成立的人类联邦文明发生的一切,云海自然不知道。 假如,他知道了这些。

那么,可以预料的是,他可能会想说一切办法停止这场战争,然后和云月率领着万亿虫子、数百亿的异形杀向人类联邦文明。

对于人类,云海总是存在着一种特殊的好感。

这或许也是他曾经在小宇宙中针对“魔戈族鳄人”,最终却是让“银龙帝国人类文明”存在下来的原因。 身躯是异形,所有的能力源于异形,他的权力、地位都是来源于异形。

只是,他的灵魂,却是一个十足的人类。 所以,对人类他总有一种莫名的好感。

不过,好感并不意味着没有底线的包容。 如果让他知道了在遥远的星域发生的这些,或许就会跟芷寒说的一样,人类联邦文明一定会后悔自己的决定。 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想过芷寒了,或者说她腹中的小生命。 不是云海冷血无情,而是这场战争容不得他分心。 而现在,他更是要保持绝对的专注。 很简单,截止到现在,异形文明有名以来面对的最强大最优秀的宿主,已经得手了。

异兽应睨庞大的身躯,就在云海不远处浮浮沉沉。 大大小小的创伤,遍布它的全身。

而最致命的创伤,来自它的脑袋。

颅骨已经裂了开来,异兽应睨灰色的脑组织在血池池水的浸泡下已经有些发白。 巨大的尾巴,已经从尾椎处断裂。

它的四肢,已经被“巨树异形”用能量射线切掉了。 前面还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异兽应睨,无比的凄惨。 只不过已经这样了,异兽应睨还没有死去。 云海还是能从它身上感觉到强大的生命气息——如果给它足够的食物、能量,以及足够的时间,它一定还能复原的。

只是,它不可能有这些条件了。

五只皇后抱脸虫,离开了云海裂开的爪心,迅速地游向了昏迷不醒的异兽应睨。

接到了他的精神命令,蜘蛛异形皇后身上一片黑色的阴影褪了下来,附在它体表至少数万只抱脸虫同时游向了异兽应睨。

云海能清楚地感觉到,无论是皇后抱脸虫还是普通抱脸虫的兴奋。

像异兽应睨这样的宿主,绝对是抱脸虫梦寐以求的宿主。

哪怕,它们并不会挑剔。

生命气息越强大,就代表着宿主越强大。 宿主越强大,就代表着它们诞生后越强大。

可以说,这些抱脸虫植入到宿主体内的异形胚胎,它们一开始,起点就比现在所有的异形要高得多。 异兽异形的宿主,也远远比不上异兽应睨。

它的宿主的能力,大概和虫后相当。

而异兽应睨完全可以打上千个虫后,而且它还能保证自己在杀尽兴后全身而退。

五只皇后抱脸虫,没有意外的话,一定会诞生出五只皇后巨兽。

而数万的普通抱脸虫,云海最好的估计也就是百分之十能成功诞生。

事实上在他看来,哪怕异兽应睨最终只带给了他数十上百的异形,那也足够了。

一次放出数万只普通抱脸虫,那是因为云海清楚,这个寄生过程绝对不会顺利。

普通的抱脸虫中的大多数,可能完成不了任务。 果不其然,事实跟他猜想的一样。

当五只皇后抱脸虫最先顺着异兽应睨的伤口钻进去后,异兽应睨突然就醒了。 只是,终究还是晚了。

瞬间感觉到了它的体内与自己建立的五个精神连接,云海笑了。 下一秒,当数万抱脸虫兴奋地涌到异兽应睨的身上时,清醒过来的后者身躯猛地一个震颤。 它的肤甲,就如同波浪似的震动起来。

这股力量,甚至牵引着大片的血池池水都震荡起来。

数万只刚刚挨上它身躯的普通抱脸虫,同时失去了生命气息。

虽然在大多数生物面前,最弱的异形抱脸虫是恐怖的存在,但它们在异兽应睨面前,却是不堪一击的柔弱。 “挣扎,是没有意义的。

”一闪阻止了冲向它的异兽异形,云海还没有说话,异兽应睨却是向他发出了信息。

“在母星上诞生时,加上我,我的母亲一共诞下了七只雷鳄。

”“按照我们雷鳄一族的传统,我们必须分开来在不同的地方生活、长大,而我的母亲就会离开。

”“我是最不幸的一个,因为它们待的地方都比我的好,有丰富的食物资源,也没有太多的天敌。

”“我自己,度过了一生中最艰难的那段时刻。 ”“只是,或许因为我不具备太大的威胁性,在我们成长起来后食量变得越来越无法被满足时,它们在互相攻击的时候,并没有在意最瘦小的我,自然更不会垂涎我那贫瘠的领地。

”“它们,足足打了十几年。 ”“所以说,我们雷鳄一族都是没有多少脑子、多少智慧的。

”“它们一直在互相攻击、养伤、攻击,当有一天某只雷鳄反应过来,或许我更容易被击败,它就找上了我。 ”“那时,我才发现相比重伤累累的它们,其实一直没有介入战争的我更强大一些。

”“我杀了它,并且吞食了它,在它的身上获得了足够多的能量后,我开始攻击其它的雷鳄。 ”“在它们反应过来自己犯了致命的错误时,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我吞食了它们所有,然后我获得了足够多的能量终于进化了。

”“就这样,我离开了那颗星球,开始了我在宇宙中的流浪。 ”“从那时,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挣扎,是没有用的。 ”“如果我一开始因为领地的贫瘠而挣扎,或许我早就死了。 ”“如果当初碰上了智能微观文明后,我选择挣扎反抗,可能早就被它杀死了。

”“如果在之后我碰上了虫族,当时假如我有一丝犹豫,可能都没有任何机会逃走。 ”“现在,我想把这个道理告诉你。

”“异形主宰,挣扎是没有意义的。

”“你现在寄生了我,就是得到一百只一千只有着我一样实力的异形,也解决了不了根本性的问题。 ”“你无法抗衡虫族,已知的宇宙中最强大的文明。

”“到头了,你会和我有一样的下场。 ”“你的身躯,会被虫子肢解,会被它们中间专门操控基因的虫子吞食、研究。 ”“异形主宰,一切的反抗、挣扎都是徒劳的……”精神交流中的语气很诚恳,也很有感召力。 只是,异兽应睨的“兽生格言”,注定是一个笑话。

缓慢飘到了它身边的云海,没有再听它的废话,粗长的尾骨重重地击打在异兽应睨的头上,再一次将它送入了没有意识的昏迷状态。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