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市场执法应更重视市场基础规制改革

来源:本站2019-09-1170 次

证券市场执法应更重视市场基础规制改革

  去年以来,证监会秉持严格执法理念,对各类违法行为保持高压态势。

今年,证监会的强执法已经成为常态。 根据媒体,半年来,证监会已经发布了63份行政处罚和8份禁止准入令。

这些行政处罚令涉及27家公司法人和181名自然人,累计处罚金额达到亿元。

其中,涉及内幕交易的行政处罚令为26件,罚款中涉及内幕交易的达亿元,占到全部处罚金额的56%。

而在证监会采取市场禁止准入令的12人中,涉及内幕交易的有3人。

  不过,我们可能也需要正视一个事实,真正意义上的内幕交易在中国股市并不多。

中国股市更多的问题并非内幕交易,而是上市公司本身的治理。

  一般来说,内幕交易总是和信息不对称相联系。 信息不对称是经济活动中必然会出现的情况。 但要实现内幕交易,则很大程度上是信息失灵,也就是交易中的信息不对称足够引发道德风险和逆向选择问题,也就是信息不对称产生了不对称,这才有交易主体的铤而走险。

  就中国上市公司的治理而言,一些上市公司的人格化比较明显,职业人成为企业内幕交易人的机会相当小。

由于中国上市公司作为高准入门槛企业,本身有着杠杆运用特权,所以上市公司更乐于运用采取的方式,去寻求融资等方式,这样获利更快而且更大。 这其中涉及到上市公司的企业治理合规性,又是目前监管鞭长莫及的问题。 类似乐视股份曾经展现过的PPT融资,形成所谓“合法的”,此类问题也是加强执法理应从重处罚的。   其实,目前证券市场执法主要集中于交易领域,而无法更进一步深入到上市公司,这一直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 某种程度上,监管也一直在尝试通过对交易行为的执法,从而实现对上市公司的执法。

所以对内幕交易的打击,从重从严也是有其深虑。

但是,许多当事人为了避免被送交刑事司法过程,采取了先就行政认定提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

  执法聚焦于交易层面带来的困境,并不体现在打击内幕交易中,更存在于对一些“”的打击。 “老鼠仓”是指金融机构利用职务便利获得内幕信息以外的其它未公开信息,违反规定从事相关证券交易;泄漏未公开信息或者明示暗示他人从事相关交易。

在现实中,由于A股10%涨跌幅和t+1交易规则,实际上已经把其收益明确化,而风险大大降低了,以至于出现了所谓的涨跌停敢死队,所以,同期或者略晚交易才是所谓“老鼠仓”和的主为。

为了处理这类行为,发展出了趋同交易理论,以同买同卖为监管对象。

再比如,一般认为,“老鼠仓”行为是违规交易者蓄意抬高股价。

但由于A股这种交易规则,涨跌停敢死队数量如此之大,导致违规交易者数量极大,平均交易量极小,并不足以对股价造成影响。

同时交易者获益又非常小,根据北京大学法学院彭冰的一项研究,除了个别案例外,大部分老鼠仓盈利不足5%。

如此,莫要说进入刑事制裁,即或进行行政处罚,都存在认定困难。

  故而,不管是具体的处罚金额还是处罚范围,乃至从内在的处罚逻辑看,虽然还有很多技术空间,但证券市场的执法方式需要一个根本性的转变。 目前的种种问题,在交易层面实难找到进一步加强治理的内容。 所以,如果要振兴中国证券市场,更多的治理应该集中于市场规制层面,从准入制度到的制裁,这些市场基础规制更应是改革者需要重点考虑的内容。   日前,证监会在太原召开行政处罚座谈会,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指出,依法加大执法力度、精准打击违法行为,聚焦事关改革发展进程的重点领域,容易复制隐藏变异的新型手段,人民群众深恶痛绝的恶劣行径。

抓住相关法律法规制定修订契机,对部分违法行为罚则偏轻的条文尽快形成立法修法建议。 进一步增强与立法、司法机关等部门的协同配合,充分发挥行政处罚、民事赔偿和刑事惩戒的综合惩治效果。

  可以预见,这将增强证券市场执法的有效性和准确性,为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保驾护航。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