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00 超窝囊协会(第九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0985 次

00600 超窝囊协会(第九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放手,我要走了。

”“陈先生,我们协会一个有战斗能力的成员都没有,上一个会长是墨西哥那边请来的巫毒师,结果执行了一次任务后就离职了,还有上上一个……”韦斯特一直在诉苦,陈曌发现,怎么超自然协会的会长,全是外国人?“你们就没个本土会长吗?”韦斯特满脸痛苦的看着陈曌:“我现在就是会长。

”“啥?”韦斯特眼泪都掉出来了:“我现在就是会长,可是在这之前,我根本就是做文秘工作的,每次一有活动,都要找外国的超自然协会援手,每次都是几十万几十万的求援费用,这半年不到,我们的活动资金就全用完了。 ”陈曌的脸都黑了:“美国也有很多有能力的女巫吧,你们怎么不找她们?”韦斯特的表情就跟便秘了一样,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说话啊。

”“她们说,看不上我们。 ”“一个都没有?”“曾经请到过一个女巫。 ”“然后呢?”“骗了我们一百万美元,然后失踪了。 ”“……”陈曌为什么感觉,这什么美国超自然协会,根本就是超窝囊协会吧。

韦斯特很无奈,陈曌也觉得很无奈。

这是狗皮膏药吧,要不是看你好歹前面还挂着美国两个字,就直接加油门了。 “那就是说,你之前说,如果我用超自然力量犯罪,就不是你来和我谈,这句话其实就是骗人的?”“没骗人,我们后面那几个人随时准备着动手。 ”“在哪里?叫出来看看。 ”后面车子出来了五个人,一个跟尤拉差不多大的大男孩。

一个非主流鸡冠头,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头,两个女人,一个戴着眼镜看起来很紧张,还有一个倒是气势十足,估计五个人里就她最有战意了。 “这五个是我们的主要战力。

”韦斯特说道。 不知道是不是陈曌的错觉,韦斯特在说起他们五个的时候,还有那么点小得意。

陈曌下车了:“先给我展示一下才艺,不对,能力,老头,你先来。

”韦斯特立刻招手:“比尔来来,展示一下你真正的实力。 ”比尔拄着拐杖上前两步,随手抛开拐杖:“喝啊……”接着,陈曌就看到这个叫做比尔的老头,身体开始膨胀,变成了和绿巨人一样的体魄。

可是下一刻,比尔又开始收缩,接着就倒地上。

“我要死了……要死了。

”其他人连忙扶起比尔,陈曌揉了揉眉心。 开始他还真以为这老头很厉害。

结果你这是三秒就早..泄,这也太快了吧。

“今天比尔状态不好,平常他能坚持三十秒的。

”韦斯特连忙招手:“来来,下一个,莫尔,你来你来。 ”莫尔咽了口口水,有些迟疑的走上前。 “他有一门家传的魔法,莫尔,来。 ”莫尔身形一晃,陈曌揉了揉额头,两个?陈曌以为自己眼花了,嗯,是两个。

“分身术?”“没错,分身术。 ”“然后呢?”“然后什么?”“比如说变成两个,他的战斗力啊?”“他最近在上格斗辅导班。 ”韦斯特说道。

一个小孩变成两个小孩,战斗力是翻倍了。

可是你这基数也太低了点吧?好吧,他还是个孩子,不要求那么高,他将来还有发展空间……或许吧。

“下一个,谁来?”非主流鸡冠头主动出来:“我叫莫依德,我是自然使者,我能够控制植物。

”“很好,开始你的表演。

”这个听起来挺靠谱的,虽然装束不那么靠谱。

非主流莫依德走到路边,陈曌感觉到莫依德身上的魔力。 然后,他面前的一株植物开始动起来,就如同人一样走了出来。 就像是森林放牧者尤金斯一样。

就是个头差了一点,只有一米高。

“我现在只能控制这么大的树,不过我的魔力正在快速的增长,我相信将来我能够控制苍天大树。 ”莫依德自信的说道。 陈曌的目光看向两个女人,这两个女人的性格完全相反,一个盛气凌人,一个战战兢兢。

“你们两个呢?”“我来,我叫乔琳纳什,我擅长元素魔法,特别是风系。 ”乔琳纳什双臂一张,陈曌立刻感觉到扑面而来的狂风,接着身边的韦斯特已经站不住叫,紧紧的抓着车框。 嗯?这个靠谱一点,终于不是搞笑系列的了。 乔琳纳什的狂风持续了一分钟左右,终于停了下来。

虽然相对来说,还是缺乏了一点攻击力,不过至少已经算是正经的魔法了。 “不错啊这位小姐。 ”陈曌说道:“你叫乔琳纳什吗?”“是。 ”乔琳纳什显得有些骄傲。 “那么她叫什么?”“巴丽雅。 ”乔琳纳什拉了拉身边眼镜妹的袖子。 “你好先生,我是巴丽雅。 ”“那么开始你的表演。 ”“这里吗?”巴丽雅问道。 “是不是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巴丽雅看向韦斯特,韦斯特点点头:“来吧。

”巴丽雅拿出一个手环,然后递给陈曌。 “这是做什么?”巴丽雅没说话,身体开始扭动起来,接着眼睛随手丢掉,身体还在扭动。 陈曌有些疑惑,可是身体里像是有某种东西像是被激活了。

巴丽雅开始一边扭,一边拖着衣服。

接着,陈曌的右臂突然涨大,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就连陈曌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巴丽雅的脱衣舞也随之停下来,愕然的看着陈曌。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激活了?”陈曌心中疑惑,他的暴食者之口已经很久没有激活了。 “巴丽雅拥有歌迪亚斯血统,他们那里有特殊的魔法文化,就类似于萨满教的战歌与战舞,短暂激发战友的潜力。 ”“可是……她这是脱衣舞吧?”“她没学过战舞,我们招纳她之前,她在一个成人酒吧工作。 ”韦斯特顿了顿,又道:“只要拿着她的特制手环,就能够感觉的到她的战舞。 ”“你说,如果在战场上,她跳这么一支战舞,是激发我们的潜力,还是激发敌人的潜力?”。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