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回 沧行暴发沧狼行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07158 次

第二百三十七回 沧行暴发沧狼行最新章节

李沧行转过了身,冷冷地说道:“跟我在一起你害怕,对不对。

你怕我杀人冷血,怕我手段阴险,怕我心机深沉,还是怕我什么?又或者,你是怕跟着我真的伤了屈彩凤,以后你的徐师兄回来了,你不好跟他交代了,是吧。 ”沐兰湘撅起了嘴:“你怎么又提徐师兄,我自己每次一提你就生气,你自己不觉得你提得比我还多吗?算了,我不跟你多说这些事,我确实是一肚子疑问,我希望你从头说起。 ”李沧行冷冷地说道:“从头?哪个头?峨眉吗。 ”沐兰湘点了点头:“对,就从你假扮小师弟上山时说起。 你为什么能变得和他一样,还有林姑娘怎么也……”李沧行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仿佛带着面具:“那叫易容术,我在三清观学的,可以用猪皮和颜料作成人&6%皮&6%面&6%具戴在脸上,就象我以前扮李大岩一样,至于身形,可以通过缩骨法来变化,而嗓音可以自己调整,这个解释可否让你满意?”沐兰湘继续问道:“明白了,我以前一直都不明白你为什么会一下子变成别人,这次算是彻底清楚了,那你为何要扮小师弟来报信,我爹真的出事了吗?”李沧行摇了摇头:“你爹好好的没事,这个计策是我和了因师太定下的,就是想引出峨眉的内鬼出来。

如果不用这招,你会乖乖地离开峨眉回武当吗?”沐兰湘觉得奇怪:“那你怎么能确定内鬼一定在这几个人当中?”李沧行的声音也是平静中不带一丝感情:“此人可以自由出入你的房中和了因师太的修炼室,身份地位在峨眉必非同小可。 她又极熟悉你我的关系,不出意外应该就是这几人之间。

”“所以这回我让了因师太派她们三人下山,由瑶仙暗中监视,而师太在峨眉则集中所有弟子在一起。 以练剑的名义公开在广场集中十天,这段时间内,峨眉即使有内鬼也是无法传出任何消息的,要是走漏了风声只可能是我们几人当中。

”沐兰湘长出一口气,算是弄明白这件事了:“大师兄。 你们怎么能算到这内鬼会找屈彩凤来帮忙?”李沧行冷冷地说道:“按说她要报告只能找陆炳,但事先我们有情报,最近陆炳人在洞庭无法抽身,所以她要想对你动手,只能就近联系巫山派。

”“你不要问我为何能料定她一定要传递情报,对你下手。 其实你只要有点脑子都会明白,即使在峨眉,她也要想办法在你身上做文章,眼下你要回武当了,路上是对你下手的最后机会,怎么能放过?”“再说了。

这一路上我、瑶仙、师太都不在,只要联系上巫山派或者魔教的人,想伤你或是擒你都是十拿九稳。

所以她无论如何不会放弃这次机会,事实也证明了这点。 许冰舒下山后,两次借故离开我们,一次给陆炳送信,一次给巫山派送信。 都被瑶仙跟踪看到。 ”沐兰湘觉得李沧行现在这种对自己说话的方式让自己很不舒服,但还是问道:“那,那你为何不当场将她拿下?”李沧行冷笑道:“因为我要引陆炳亲自来,要当面问他在峨眉和巫山派身上布局是不是跟那太祖锦囊有关,这样我才知道以后要怎么做,才能真正地反击到他。 而且借这机会,可以引出巫山派的精锐一举消灭。

屈彩凤经此重创,很长一段时间无法再对峨眉构成威胁了。 ”沐兰湘上前一步,看着李沧行的双眼,柔声道:“大师兄。

你早料到了能擒住屈彩凤了是吗?既然你早知许师姐是内鬼,为何还要多此一举地刑讯屈彩凤,还要我,要我帮你做那羞耻之事。 ”“而且,而且你是用什么办法。 可以不开口却让我听到你说话。

老实说我那时抱着你,耳边却听到你的声音时,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刚才受了杀人的刺激,有了幻觉。

”李沧行的视线从沐兰湘的一双美目移开:“我先回答你后一个问题,那门功夫叫传音入密,是我在水下练功时瑶仙教我的,通过振动胸腹的隔膜可以用肚子说话,让跟自己肢体接触的人听到。 ”“听说要是以后功力高了,还可以让离得远的人不用接触也能听到。

你心里藏不住事,在擒住屈彩凤以前,我不能向你托出整个真相,抓到她以后,我突然有了个被你抱着的机会,就趁机用这办法,叫你听我的话行事。 ”沐兰湘一下子跳了起来:“世间居然有如此武功,真是太神奇了。

”李沧行看了沐兰湘一眼,依然面沉如水:“至于前一个问题,我有我的考虑。

屈彩凤处处与我们正派作对,即使明知师父之死与锦衣卫有关,也不肯把首要敌人从峨眉身上变成锦衣卫。

”“但你既然宝贝你的徐师兄,我也不好在他回来之前就直接伤了他的女人,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给她个教训,让她知道我的手段,以后在向正派中人下手前,先考虑考虑后果。 而且,我还要弄清楚一件事。

”“大师兄,你今天晚上说话为什么这样怪怪的,而且一直都不肯看着我说话,脸上表情也是这样冷若冰霜,我,我真的有点害怕。

你要弄清楚什么事?”李沧行突然扭过了头,月光下血红的双眼和脸上不断抽搐的肌肉吓得沐兰湘一下呆在原地,连惊呼声都来不及发出:“我要弄清楚的事就是,沐兰湘,我究竟是你的谁!在你心里,你在乎的到底是我还是徐林宗!”月光之下,李沧行的脸上肌肉在剧烈地跳动,头发都竖了起来,双眼瞪得象个铜铃,连声音都因为愤怒到了极点而在微微地发抖。 沐兰湘从没有见过他这样凶过自己,甚至从小到大李沧行从未这样直呼过自己的名字,一时吓得呆立原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瞬间她突然意识过来,泪水一下子从她的眼中流下,她扑上前去想要钻进李沧行的怀抱,想要撒娇,倾诉自己的委屈,可这次,她扑了个空,吃惊地转过脸来,眼中仍是李沧行红红的眼睛。

“沐兰湘,在你眼里,在武当上下的眼里,我李沧行究竟算个什么?只是你们招之则来,挥之即去的一个工具是吗!只要有徐林宗在,武当的掌门之位,还有你,都是他的!就象这支一直挂在你腰间的笛子,你每天吹着它就会想起徐林宗,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沐兰湘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腰间的那只竹笛,她从来没有往这方面去想,也没想到李沧行对于这个笛子这么在意,刚想开口解释,却听到李沧行的怒吼就象六月的雷暴一样,接踵而至。 “即使他不在,你们也要不停地跟我提醒他的存在,告诉我他很快就会回来,回武当夺回他的掌门,夺回我的小师妹,对不对!”李沧行上前一步,狠狠地抓紧了沐兰湘的手臂,沐兰湘因为害怕想向后动一下,却觉得双臂被抓得更紧了。 “我在刚才逼问屈彩凤的时候,真气行遍她全身,你知道我发现什么了吗?她的会阴穴已经畅通无阻,也就是说她已经不是姑娘,而是和别人有了夫妻之实了。 你告诉我除了徐林宗,还可能有别的男人吗?”沐兰湘闻之如遭雷击,死死地盯着李沧行,拼命地摇头以示不信。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