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淑英:高校学报的生存困境及其超越 中国各阶级分析感受

来源:本站2019-07-06172 次

李淑英:高校学报的生存困境及其超越 中国各阶级分析感受

内容摘要:关键词:高校学报;跨学科;数字化;办刊模式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进入20世纪以来,在我国学术期刊阵营中占有2/3比重的高校学报,因其综合性、封闭性和千刊一面的办刊方式,遭到了来自各界的质疑、批评,要求高校学报改革、转型的呼声不绝于耳,百年高校学报遭遇了合法性危机。

与此同时,针对当代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领域出现的不同学科之间交叉融合的发展趋势,高校学报通过创新办刊模式,有效沟通、配置、融合各学科、各领域的学术资源,把自身打造成统摄多学科对重大问题进行跨学科综合研究的公共平台,拓展了自身的生存、发展空间。

而数字化出版和传播方式使得长期困扰高校学报发展的一些问题得以解决,为其发展注入了新的生机与活力。   关键词:高校学报跨学科数字化办刊模式  标题注释:本文系中国人民大学教育管理科学研究基金项目“高校学报的发展空间:基于跨学科研究的视角”(12XNE009)的成果。   根据教育部于1998年颁布的《高等学校学报管理办法》,高校学报是指由高等院校主办的、主要以反映本校科研和教学成果为主的学术性刊物。

迄今,我国高校学报已走过了百余年的发展历程,为繁荣学术、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对于高校学报存在的问题,学者们也提出了尖锐的批评。

但是,对于高校学报的出路和未来改革的切入点,学界却存在着严重的分歧,相当一部分学者质疑和批评高校学报的综合性办刊方式,呼吁走专业化、集约化之路,陷入了综合性还是专业化的争论之中。

本文拟在考察、分析高校学报的生存状态及其存在的问题的基础上,从跨学科研究和数字化出版的视角探讨高校学报的发展空间和机遇。

  一、高校学报的生存状态及其存在的问题  综合类期刊在人文社会科学期刊中占比高于专业期刊,以高校学报为主体的综合类学术期刊的大量存在,是我国期刊界特有的一种现象。

这种不同于其他国家学术期刊生态的特殊情况,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我国现行的期刊管理体制和运营机制决定的。

  从1906年东吴大学学报创刊号《学桴》创办算起,我国高校学报已经有了100多年的历史。 1977年高考制度恢复前,中国大学学报大概有150多家;1990年初,尽管我国的普通高等学校已达1000多所,但高校学报大约也只有388家。

高校学报的整体性、结构性扩容始于1998年,是由原新闻出版总署于1998年2月发布的《关于建立高校学报类期刊刊号系列的通知》所开启的。 该通知“考虑调整全国期刊结构的需要和我国尚有少数高校没有正式学报的实际情况,经中央宣传部同意,决定建立普通高等学校学报类期刊刊号系列”,并确定了高校内部学报转为正式学报的原则、条件和程序。 据统计,通知发布一年之内,全国有500多家高校学报或获准创办,或获准由内部学报转为正式学报①。

随后的大学扩容及对学术方面经济效益的追求,更是直接刺激了高校学报数量的快速增长。 截至2007年,仅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报,就已经达到了1130家,目前已达1300多家。   政府行政部门的相关文件在带来结构性扩容的同时,也对高校学报的办刊宗旨、功能、定位等做出了明确规定。

例如,原新闻出版总署发布的《关于建立高校学报类期刊刊号系列的通知》明确要求:“学报名称应冠以学校全称”,“学报刊登的稿件,2/3以上是本校学术、科研论文或信息。

”而教育部1998年、2002年发布的《高等学校学报管理办法》和《关于加强和改进高等学校哲学社会科学学报的意见》则规定:“高等学校哲学社会科学学报是高等学校主办的、刊登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论文的高层次学术理论刊物,是高等学校教学科研工作和我国哲学社会科学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它连续、集中、全面反映高校教学科研成果。 ”很显然,上述文件以综合性和内向性(封闭性)界定了高校学报的功能与定位。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上述举措并没有带来高校学报学术质量和影响力的提升。

相反,一校一综合刊的体制格局,千余种刊物同一个定位,导致了高校学报优质稿源的匮乏,致使它们大多处于低水平同质化竞争状态,从形式到内容日益趋同,发行量小,在学术界缺乏影响力。

而将学报的功能定义为“窗口”而非公共学术平台,则违背了学术规律,也使高校学报在办刊方式上日趋封闭。

学术期刊对学术发展的贡献主要体现在其对学术交流具有不可替代的平台作用,但是,当“‘平台’退化为‘窗口’之后,交流的功能就被展示功能所取代,而展示既抹杀了交流,更打上了深深的主办单位的烙印,甚至蜕化为单位的‘自留地’”②。

为了展示所属高校的科研成果,高校学报变为无所不包的各种学科的“大拼盘”“大杂烩”,不仅学科边界不清晰,且问题边界也不清晰。   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在SCI、SSCI发表文章成为评价和考核高等院校、科研机构和论文作者的重要指标,以高校学报为主体的综合性期刊在我国学术及学术期刊评价体系中被边缘化。

例如,国内的人文社科类科研评价体系一般将刊物分为以下几个等级:(1)被国外数据库收录的英文期刊或中文期刊被列为特等;(2)《中国社会科学》杂志被列为A等;(3)中国社会科学院各研究所主办的专业刊被归为B等;(4)其他被CSSCI收录的学术期刊被列为C类。 这一等级地位的设定,在某种程度上压缩了高校学报的发展空间,致使它失去了最优质的作者队伍,大量优质稿源流失。   因此,世纪之初,高校学报几乎是在此起彼伏的质疑、改革声浪中迎来了自己的百岁寿诞。 2007年,清华大学教授李伯重关于“大多数中国大学的学报都是学术垃圾的生产地”③的一席发言,更是把高校学报推向了风口浪尖。 事实上,对于高校学报发展中存在的普遍性问题,行政管理部门也有比较清醒的认识。

例如,早在2002年,在全国高校社科学报工作研讨会上,当时的教育部副部长袁贵仁就曾形象地将高校社科学报存在的问题概括为“全、散、小、弱”四点。 所谓“全”,是指每家学报选题内容几乎涉及人文社会科学各个学科,因而形成综合性、趋同化的办刊模式。

所谓“散”,是指学报内容的布局是一种粗放式的学科拼盘,貌似综合,实则堆砌。

所谓“小”,是指发行量小,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小,因而学术影响力小。 所谓“弱”,是指质量弱、实力弱,因而在学术评价体系中的地位弱,难以与专业期刊竞争④。 为了改变这种“全、散、小、弱”的状况,教育部于同年启动了高校哲学社会科学学报“名刊工程”,力图实现高校社科学报“专、特、大、强”的目标。 学术界和学报界也围绕这一目标进行了一系列探索与创新,此不赘述。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